<em id="gjvgf"><tr id="gjvgf"></tr></em>
    <dd id="gjvgf"><tr id="gjvgf"><kbd id="gjvgf"></kbd></tr></dd>

    <div id="gjvgf"><big id="gjvgf"><object id="gjvgf"></object></big></div>

    <div id="gjvgf"><ol id="gjvgf"></ol></div>
  1. <tr id='98hc75pM'><strong id='98hc75pM'></strong><small id='98hc75pM'></small><button id='98hc75pM'></button><li id='98hc75pM'><noscript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/big><dt id='98hc75p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8hc75pM'><option id='98hc75pM'><table id='98hc75pM'><blockquote id='98hc75pM'><tbody id='98hc75p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98hc75pM'></u><kbd id='98hc75pM'><kbd id='98hc75p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98hc75pM'><strong id='98hc75p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98hc75p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98hc75pM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98hc75pM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98hc75pM'><em id='98hc75pM'></em><td id='98hc75pM'><div id='98hc75p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/big><legend id='98hc75p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98hc75pM'><div id='98hc75pM'><ins id='98hc75p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98hc75pM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98hc75pM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98hc75pM'><q id='98hc75pM'><noscript id='98hc75pM'></noscript><dt id='98hc75pM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98hc75pM'><i id='98hc75pM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教师减负决不能停留在口头上

                千禧门户网

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8 08:47:11

                字体:标准

                前不?#38376;?#38451;剑老师在《中国青年报》教育圆桌版发表《“材料”困局何时休》一文,读后深有同感。

                的确,现如今中小学教师各种填表、考评、比赛、评估、与教育教学科研无关的社会性事务压得教师叫苦不迭,特别是那些有写作特长的教师更是苦不堪言,时时被来自学校的、中心校的、外单位的各种“材料”包围着。不写吧,得罪了直接领导和相关领导;写吧,又误了教学上的事,还伤神费时间。为了息事宁人“买平安?#20445;?#20026;了“学校材料我不写谁来写?#20445;?#36824;是写吧!

                笔者就是这其中的一员。前不久,校长找到笔者:“李老师,中心校抽你去把2017年度《年鉴》的初稿搞出来,时间抓紧点,我们自己的《星级平安校园创建工作》申报材料、《学校网络安装?#22278;?#25253;告》、《图书室管理使用自评报告》也等着要上交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没等校长说完,笔者就嚷开了:“偌大个中心校,有的是人,非得到我们学校抽人?你不该答应他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当时就说你带毕业班,走不开,可他们说只有你最合适了。”校长说。

                《2017年度教育年鉴》全部是“活”的内容——工作概述、德育工作、党团队工作、教学教?#23567;?#23569;先队工作、特色教育、后勤管理等十几大项,光收集整理资料就得花费大量时间——要一所学校一所学校地走访,最后还要形成文字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哪儿是材料,分明就是一项小小的“文字工程?#20445;?#31508;者好不容易完成第一稿,修改好后交“县教育志办”审阅。没有过关!又传下来,再增内容再修改。最后好不容易过关了,校长问中心校补贴多少钱??#23433;?#36148;?一分钱没有。撰稿人署名是中心校的教研员,审稿人是中心校长,我连个署名也没有。”笔者说。校长轻松一笑:“哪个让你会写!”

                校长?#20013;?#30528;说:“对了,今天抽个时间把那个紧急的《星级平安校园创建?#22278;?#34920;》搞出来,咋样?”笔者只好笑着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思来想去,笔者只能自我安慰?#20309;?#19981;写这些材料,谁来写?学校这个文化单位总不能请外单位的人来写材料吧?于是,一次次、一遍遍,就在这种“自找理由”中写完了这些无休止的材料。

                可?#23548;?#19978;,这些材料中,只有少数是有用的,大多数是无用的。该如何减掉那些可有可无的材料呢?笔者建议:

                一、例如暑期教师培训、中小学教师网络研修这类项目,中心校已制定《培训方案》《中小学教师网络研修方案》,就不应该再要联校、村小另外搞一个《培训方案》和《网络研修方案》了。还有一些填表,例如《在职教师花名册》,有的单位一年填几次。建议一年填一次就行了,何必要填那么多次?#21487;?#27425;填的不是上交了么?

                二、与学校相关的材料,应该由学校校长或副校长亲自撰写。理由有三:一是他们对学校全面工作比较了解,能够全面地看问题,准确地分析问题,统筹兼顾,不会剑走偏锋?#27426;?#26159;校长或副校长亲自动?#20013;?#26448;料,有说服力,能带领教师们养成动脑动手的好习惯,形成?#24049;?#30340;读书写作风气;三是“亲民”不脱离群众,更接“地气?#20445;?#19981;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  三、各处室的材料应由各处室的负责人撰写,他们比其他人更了解自己分管的工作中的优点和存在的问题,更准确地总结经验和教训,指导今后自己分管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四、让年轻的教师参与调?#23567;?#20889;材料,锻炼他们全面看问题的能力,培养他们的写作技能,养成爱研究、爱写作的好习惯。

                让人高兴的是,教育主管部门听到了基层教师负担过重的声音。在今年1月18日召开的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讲得非常具体:现在教师负担很重,各种填表、考评、比赛、评估,各种与教育教学科研无关的社会性事务,压得老师们喘?#36824;?#27668;来。陈宝生部长强调,今年要把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,教育部将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。同时,教育部还将全面清理和规范进学校的各类检查、考评、评比活动,实?#24515;?#24405;清单制度,未列入清单或未经批准的不准开展,要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,让他们静下心来研究教学、备课、充电、提高专业化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部长的这些话,说到了教师的心坎里。

                笔者希望各级各类教育主管部门要把教师减负切?#24503;?#23454;在行动上,决不能停留在口头上,一级抓一级,切不可出现诸如下发《中小学教师减负调查表》的表格要教师自己亲自去填的笑话。教师减负,就是要还教师一个真正的“静下心来?#27604;?#24515;全意搞教学、搞教科研的优良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(作者为基层教师)

                李芙荣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千禧门户网?#20309;?#32463;授权不得转载

                继续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新闻

                热话题

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
                黑龙江十一选五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