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gjvgf"><tr id="gjvgf"></tr></em>
    <dd id="gjvgf"><tr id="gjvgf"><kbd id="gjvgf"></kbd></tr></dd>

    <div id="gjvgf"><big id="gjvgf"><object id="gjvgf"></object></big></div>

    <div id="gjvgf"><ol id="gjvgf"></ol></div>
  1. <tr id='98hc75pM'><strong id='98hc75pM'></strong><small id='98hc75pM'></small><button id='98hc75pM'></button><li id='98hc75pM'><noscript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/big><dt id='98hc75p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8hc75pM'><option id='98hc75pM'><table id='98hc75pM'><blockquote id='98hc75pM'><tbody id='98hc75p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98hc75pM'></u><kbd id='98hc75pM'><kbd id='98hc75p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98hc75pM'><strong id='98hc75p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98hc75p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98hc75pM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98hc75pM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98hc75pM'><em id='98hc75pM'></em><td id='98hc75pM'><div id='98hc75p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/big><legend id='98hc75p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98hc75pM'><div id='98hc75pM'><ins id='98hc75p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98hc75pM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98hc75pM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98hc75pM'><q id='98hc75pM'><noscript id='98hc75pM'></noscript><dt id='98hc75pM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98hc75pM'><i id='98hc75pM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教師減負決不能停留在口頭上

                千禧門戶網

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8 08:47:11

                字體:標準

                前不久歐陽劍老師在《中國青年報》教育圓桌版發表《“材料”困局何時休》一文,讀后深有同感。

                的確,現如今中小學教師各種填表、考評、比賽、評估、與教育教學科研無關的社會性事務壓得教師叫苦不迭,特別是那些有寫作特長的教師更是苦不堪言,時時被來自學校的、中心校的、外單位的各種“材料”包圍著。不寫吧,得罪了直接領導和相關領導;寫吧,又誤了教學上的事,還傷神費時間。為了息事寧人“買平安”,為了“學校材料我不寫誰來寫”,還是寫吧!

                筆者就是這其中的一員。前不久,校長找到筆者:“李老師,中心校抽你去把2017年度《年鑒》的初稿搞出來,時間抓緊點,我們自己的《星級平安校園創建工作》申報材料、《學校網絡安裝自查報告》、《圖書室管理使用自評報告》也等著要上交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沒等校長說完,筆者就嚷開了:“偌大個中心校,有的是人,非得到我們學校抽人?你不該答應他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當時就說你帶畢業班,走不開,可他們說只有你最合適了。”校長說。

                《2017年度教育年鑒》全部是“活”的內容——工作概述、德育工作、黨團隊工作、教學教研、少先隊工作、特色教育、后勤管理等十幾大項,光收集整理資料就得花費大量時間——要一所學校一所學校地走訪,最后還要形成文字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哪兒是材料,分明就是一項小小的“文字工程”!筆者好不容易完成第一稿,修改好后交“縣教育志辦”審閱。沒有過關!又傳下來,再增內容再修改。最后好不容易過關了,校長問中心校補貼多少錢?“補貼?一分錢沒有。撰稿人署名是中心校的教研員,審稿人是中心校長,我連個署名也沒有。”筆者說。校長輕松一笑:“哪個讓你會寫!”

                校長又笑著說:“對了,今天抽個時間把那個緊急的《星級平安校園創建自查表》搞出來,咋樣?”筆者只好笑著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思來想去,筆者只能自我安慰:我不寫這些材料,誰來寫?學校這個文化單位總不能請外單位的人來寫材料吧?于是,一次次、一遍遍,就在這種“自找理由”中寫完了這些無休止的材料。

                可實際上,這些材料中,只有少數是有用的,大多數是無用的。該如何減掉那些可有可無的材料呢?筆者建議:

                一、例如暑期教師培訓、中小學教師網絡研修這類項目,中心校已制定《培訓方案》《中小學教師網絡研修方案》,就不應該再要聯校、村小另外搞一個《培訓方案》和《網絡研修方案》了。還有一些填表,例如《在職教師花名冊》,有的單位一年填幾次。建議一年填一次就行了,何必要填那么多次?上次填的不是上交了么?

                二、與學校相關的材料,應該由學校校長或副校長親自撰寫。理由有三:一是他們對學校全面工作比較了解,能夠全面地看問題,準確地分析問題,統籌兼顧,不會劍走偏鋒;二是校長或副校長親自動手寫材料,有說服力,能帶領教師們養成動腦動手的好習慣,形成良好的讀書寫作風氣;三是“親民”不脫離群眾,更接“地氣”,不把自己擺在高高在上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  三、各處室的材料應由各處室的負責人撰寫,他們比其他人更了解自己分管的工作中的優點和存在的問題,更準確地總結經驗和教訓,指導今后自己分管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四、讓年輕的教師參與調研、寫材料,鍛煉他們全面看問題的能力,培養他們的寫作技能,養成愛研究、愛寫作的好習慣。

                讓人高興的是,教育主管部門聽到了基層教師負擔過重的聲音。在今年1月18日召開的2019年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,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講得非常具體:現在教師負擔很重,各種填表、考評、比賽、評估,各種與教育教學科研無關的社會性事務,壓得老師們喘不過氣來。陳寶生部長強調,今年要把教師減負作為一件大事來抓,教育部將出臺中小學教師減負政策。同時,教育部還將全面清理和規范進學校的各類檢查、考評、評比活動,實行目錄清單制度,未列入清單或未經批準的不準開展,要把時間和精力還給教師,讓他們靜下心來研究教學、備課、充電、提高專業化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部長的這些話,說到了教師的心坎里。

                筆者希望各級各類教育主管部門要把教師減負切實落實在行動上,決不能停留在口頭上,一級抓一級,切不可出現諸如下發《中小學教師減負調查表》的表格要教師自己親自去填的笑話。教師減負,就是要還教師一個真正的“靜下心來”全心全意搞教學、搞教科研的優良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(作者為基層教師)

                李芙榮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千禧門戶網: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                繼續閱讀

                熱新聞

                熱話題

  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    黑龙江十一选五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