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gjvgf"><tr id="gjvgf"></tr></em>
    <dd id="gjvgf"><tr id="gjvgf"><kbd id="gjvgf"></kbd></tr></dd>

    <div id="gjvgf"><big id="gjvgf"><object id="gjvgf"></object></big></div>

    <div id="gjvgf"><ol id="gjvgf"></ol></div>
  1. <tr id='98hc75pM'><strong id='98hc75pM'></strong><small id='98hc75pM'></small><button id='98hc75pM'></button><li id='98hc75pM'><noscript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/big><dt id='98hc75p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8hc75pM'><option id='98hc75pM'><table id='98hc75pM'><blockquote id='98hc75pM'><tbody id='98hc75p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98hc75pM'></u><kbd id='98hc75pM'><kbd id='98hc75p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98hc75pM'><strong id='98hc75p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98hc75p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98hc75pM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98hc75pM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98hc75pM'><em id='98hc75pM'></em><td id='98hc75pM'><div id='98hc75p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/big><legend id='98hc75p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98hc75pM'><div id='98hc75pM'><ins id='98hc75p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98hc75pM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98hc75pM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98hc75pM'><q id='98hc75pM'><noscript id='98hc75pM'></noscript><dt id='98hc75pM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98hc75pM'><i id='98hc75pM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工地上演高空“盲井”:工人為騙賠償款制造安全事故

                千禧門戶網

                2019-02-21 08:40:56

                字體:標準

                為騙取賠償款,在高空制造安全事故,并冒充死亡工友家屬私了

                工地上演高空“盲井”

                律師提醒,為避免此類案件發生,需要政府部門、施工單位及農民工共同努力,規范工程用工

                本報記者 楊召奎

                近日,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一份判決書,揭開了發生在北京順義一工地上的一起殺人騙賠案件。此案也被律師稱之為現實中的高空“盲井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電影《盲井》中,在私人小煤礦做工的“唐朝陽”和“宋金明”發家致富的招數是,先套近乎將打工無門的外地農民工認作親人帶到煤礦做工,在井下工作時制造安全事故將“親人”殺害,再找礦主私了,賺取“帶血”的賠償款。

                令人沒想到的是,電影中的情節竟然在現實中出現。只不過,制造安全事故的地點不是在井下,而是在高空。

                目前,該案的兩名主犯均被判死緩并限制減刑。

                擊打工友頭部,將其從13層拋下

                2014年7月中旬的一天,29歲的四川省美姑縣人馬某在村子里閑逛,正巧遇到了同村的吉某夫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在北京程老板的工地,咱們一起找個人把他從樓上扔下去摔死造成假的意外安全事故,然后再冒充死者家屬騙取賠償金。事成之后,給你1.2萬元的好處費。”吉某夫悄悄對馬某說。

                令人無法想象的是,本是大好年華的馬某竟然為了分得1萬多元錢而答應了。幾天后,吉某夫便給馬某打款4000元作為去北京的路費。

                2014年7月26日,馬某、程某、吉某夫、吉某支、吉某則、曲某等在北京合謀,由程某按照事前分工,承包了位于北京市順義區某工地的外墻瓷磚勾縫工程,將該工地作為實施犯罪行為的地點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年8月10日,他們以招工名義將32歲的陳某騙到北京,由程某負責將馬某、吉某支和陳某三人安排至該工地13層實施高空作業,并由馬某、吉某支伺機實施殺人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  8月17日18時許,陳某剛從窗戶外面爬進來,坐在窗戶下休息,臉背對著馬某、吉某支。此后,吉某支持鐵管擊打陳某頭部后,兩人共同將其從13層拋至該樓2層的平臺,致陳某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就說他自己摔死的。”馬某對吉某支說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后,馬某給工地外墻貼磚工程承包方負責人伍某打電話說,“一起干活的一名工人從十幾層摔下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趕到現場后,看到2樓陽臺上一名工人躺著不動了。后來有人打電話叫來救護車并報警。”伍某說。

                表現異常引懷疑,最終露馬腳

                馬某、吉某支按照事前約定,謊稱陳某之死系意外事故,且伙同程某隱瞞了陳某的真實身份,稱死者為“吉某則”,以便冒充家屬來談賠償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年8月26日,吉某則自稱是死者的弟弟“吉某前”,并伙同曲某帶來了死者的“妻子”,開口向工地負責人索要160萬元的賠償,遭到拒絕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價格沒談妥,后來警方說希望將死者孩子帶來做DNA鑒定,但‘吉某前’說孩子來不了,后來又將賠償款降到60萬元,但要求必須盡快將尸體火化。我那個時候就覺得家屬有問題了。”該工地內外裝修工程承包方負責人李某說。

                李某回憶:“自稱是死者妻子的家屬看到陳某尸體后并沒有悲傷的情緒,而且一開始索要160萬元,在派出所要求將死者孩子帶到北京做DNA鑒定后,家屬明確表示孩子來不了,還很快把賠償數額降到了60萬元,同時要求盡快火化尸體。此外,‘吉某前’等人還和我們說,盡快給錢,如果我們不同意賠償條件就回去將死者家屬都叫過來要錢。我就感覺這些人不是真正的家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家屬”的異常反應,引起了警方的重視。最終通過公安機關的偵查,確定該案為一起以故意殺人為手段的詐騙案件。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12月,北京市三中院以故意殺人罪,判處被告人馬某死刑,緩期二年執行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,限制減刑。判處被告人吉某支死刑,緩期二年執行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,限制減刑。

                馬某、吉某支不服一審判決,提起上訴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底,馬某的辯護人張潔律師收到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終審判決書。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最終核準了北京市三中院對馬某、吉某支判處死緩并限制減刑的刑事判決。此外,該案的程某、曲某等人也受到了相應的懲罰。

                規范用工,為農民工繳納工傷保險

                雖然馬某等人得到了法律的制裁,但案件背后暴露出的用工問題依然令人深思。

                張律師告訴記者,她在閱卷以及會見馬某時了解到,馬某還檢舉揭發了幾起類似案件。此外,記者注意到,福建龍巖市也曾發生過7人在工地殺害兩人后偽造意外事故的案例。去年8月,當地法院以故意殺人罪,分別判處7名被告人死刑、無期徒刑、有期徒刑6年6個月不等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此類案件之所以能夠發生,很大程度上在于工地用工不規范。工地上違法分包行為較多,一旦出現死亡案件,工地負責人往往想私了,避免給本工程或者將來接工程造成影響。因此想要避免此類案件發生,就必須規范工程用工。希望能以此案為引,促使相關部門加強對工程的監管,讓農民工可以真正有保障地工作。”張律師說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,張律師也提醒廣大農民工,去工地工作應當與公司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,并且要求繳納工傷保險。如果是被包工頭雇傭,也應和包工頭簽訂書面的勞務合同,并且掌握包工頭的準確身份信息,以及所涉工程和勞務公司的準確名稱,同時還要經常和家人保持聯系,確保自己的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只有政府部門、施工單位以及農民工共同努力,規范用工,真正實現用工實名制,為每一名農民工繳納保險,才能從根本上避免此類事件,讓每一名農民工的合法權益受到保護。”張律師說。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千禧門戶網: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                繼續閱讀

                熱新聞

                熱話題

  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    黑龙江十一选五公式